TOP

院士杜祥琬谈能源结构转型:能源转型方向清晰,但道路艰辛
[ 录入者:admin | 时间:2019-01-26 09:29:06 | 作者: | 来源:中国能源报 | 浏览:263次 ]
近年来,我国能源结构逐步改善、用能效率明显提高,能源的快速发展支撑了经济的高速增长。但在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、院士杜祥琬看来,由于能源结构仍未发生根本性转变,能效水平距世界平均水平仍有较大差距,我国依然保持着粗放的增长方式。产业偏重、能效偏低、结构高碳等现实导致环境问题日趋尖锐,由此也推动着发展方式的转变与能源革命的崛起。
  转变从何谈起?转型如何进行?在“2018国际能源高峰论坛暨第八届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峰会”上,《中国能源报》记者采访了杜祥琬院士,他阐述了自己的独到观点。
  呼唤能源结构绿色、低碳化
  问: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,各种生产力要素都在发生着变化,盲目追求高速增长早已不再符合经济规律。当前,改善环境与生态文明建设被提升到国家战略目标的高度,在能源方面则体现为“呼唤能源结构的绿色、低碳化”。那么,高质量发展对于能源转型提出哪些新要求呢?
  杜祥琬:先来看一组数据——1980年以来,我国能源强度下降80%,能效则提高了5倍左右。举一个例子,1978年,每发1千瓦时电能的平均耗煤为471克;到了2017年,全国燃煤电厂平均煤耗已降至309克/千瓦时。可见,我国能源发展已进入“新阶段”。
  高质量发展对能源转型提出的新要求主要包括:
  一是优化能源结构。我国能耗增长率在1%~3%左右。要满足能耗增量,既可以通过可再生能源、核能、天然气等低碳能源的增长,也可提高终端能源中电力的占比。
  二是改变能源发展不平衡、不充分的问题。我国西北能源的密度比较高,东南是耗能密度、负荷密度比较高的地区,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如何解决?从宏观来说,发展西部的经济和电力的负荷,而发展中东部的供给侧的能源,要东部增加能源的供给、西部要增加消纳,不断优化能源空间格局。同时,中东部能源也要充分开发利用自身可利用的能源,与西电东送、“远方来”、“身边来”等能源相结合。
  三是解决与能源有关的“城市病”,以及农村问题。针对雾霾、堵车等城市问题,可推动实施城市能源革命,实现低碳化、智慧化发展。同时,重点解决农村能源中的散煤替代、原始形态利用生物质及固废的资源化利用问题。
  将节能提效作为能源战略之首
  问:能源结构向绿色、低碳转型的重要性是什么?对于产业发展具有怎样的作用?
  杜祥琬:能源结构向绿色、低碳转型,不仅是能源革命的核心,也是能源供给侧改革的特征。在此过程中,应将节能提效列为能源战略之首。
  近15年来,我国能源强度已下降30%,主要耗能行业的能效提高19%。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能源强度却仍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.55倍,是典型发达国家的数倍,进步空间较大。到2020年,我国能源强度应比2015年再降15%;到2030年,达到世界平均水平;到2050年,达到世界先进水平。
  问:节能提效的重点方向是什么?
  杜祥琬:调整产业结构,抑制高耗能产业的持续扩张;优化能源结构,重点做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大文章。以煤电为例,行业整体仍处于低效运行状态。2015年,我国燃煤电厂平均运行小时数为4300小时,2016年仅为4100小时。在此情况下,煤电装机依然盲目扩张,由此造成新的产能过剩,进一步导致系统性能源浪费。
  用“三匹马”共同拉动煤炭替代
  问:能源转型的意义还不止于此,请您做进一步的介绍。
  杜祥琬:能源转型是2030年前实现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达峰的基础。研究表明,提前到2025年达峰也具备一定可能性。要实现目标,可再生能源、核能、天然气的作用不容忽视。它们就像“三匹马”,一匹马劲儿不够大,需要三匹马共同发力,才能实现高比例的煤炭替代。
  随着能源转型的深入开展,非化石能源的经济性、技术能力、制造能力以及相应的储能技术也在进步,光伏、风电等成本已进入化石燃料发电的成本区间。全球能源发展投资趋势随之从煤炭逐步转向可再生能源,2017年,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超出其他能源的2倍以上。
  而在我国,得益于更好的战略、规划、政策等引导,可再生能源实现较快发展。2015年,低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达到18%。在2020年、2030年、2050年,该比例还将分别达到25%、35%以及近60%。
  我们应充分认识到,能源转型具有长期性、艰巨性和复杂性,但其方向是清晰的,是国家目标、百姓诉求、全球大势。对此,还需抓住新常态、新机遇,实现经济、环境的双赢和健康可持续发展。
7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[上一篇]中绿盟王亮:建设绿色矿山守护绿.. [下一篇]没有了

评论

称  呼:
验 证 码:
内  容: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广告位